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他们才分开几分钟好吧!自己竟这样深爱他了?这样真的好吗?

    也曾孤注一掷的想要抓住某段感情,为那个人和那个人的家付出了所有,如今也要如此了吗?

    他多金人帅对自己也好,比上辈子的朱逗文更优秀适合的结婚对象,可那是个魔啊?还有那个锲约!万一自己再深陷进去爱的不能自拔,结局会不会更惨?高空坠下摔的全身那那都疼……于蝉赶紧哆嗦着扑到床上,咬着薄被,不让那声尖叫喊出来。

    一遍遍的暗示自己那是上辈子的事了,不要想,都过去了,今生命运不同了等话,才渐渐好过了一些。忙起来禁闭了窗户,关灯,躲在了窗帘后面。

    过了一会儿,隔壁于蝉父母房间的灯熄了后,张磊来敲于蝉的窗户。于蝉久久没动。敲窗声引来于震庭的咳嗽声。张磊神识早发现了窗帘后面的于蝉,默看了一会儿,走了。

    张磊调查事情自然是最快的,第二天一早就将结果告诉于蝉了。

    “是他们监守自盗。和那个钱盒子的手法差不多,有一点不同就是他们把祛斑霜百倍稀释后加入其他洗护品中。如今全国销量最好效果最好的就是郑家俩儿子的产品。归根结底就是他们胃口越来越大,不满足一半的利润了。”

    “想不到郑伯伯也这样。”

    “呵呵,谁让他有俩个好儿子呢!”

    于蝉想起小时候郑伯伯对自己和娘的不待见,第一次到家里来吃饭,就跟老爸直言自己是拖油瓶,很是不客气!

    当时自己和娘初到H市的家属院,没几个人瞧得起。直到到后来老爸跑关系以娘的名义办了优先接收随军家属和退伍士兵的厂才好了些。

    郑伯母也是打那以后才渐渐的和娘走的近了。开始是见面善意的微笑,三五不时的来串门,到后来与娘无话不谈。

    说起来老爸之所以殷切的挽留郑伯伯,要他来厂里做管理,也是郑伯母给娘吐苦水,说郑伯伯老家那个县如何的穷苦落后,郑伯伯转业后挣得太少不够养活两个儿子等等。

    那时平常的闲谈,如今想来有了别有用心之感。不由闷闷的道:“果然是无利不起早吗?果然是不能小瞧任何人啊!那样一个家庭妇女也有这样的心机吗?白送的一半利润也不少了。”

    张磊疑惑,“想什么呢?”

    于蝉将自己所思告诉张磊。

    张磊混不在意道:“这有什么?人不为己……他们想自己过的好点,多筹谋些没什么。只是拿了不该拿的就过了。你想怎么做?背主的奴才留不得。”

    于蝉想起老爸说过他和郑伯伯是战场上的生死兄弟,犹豫了一瞬道:“我去找郑伯伯谈,让他退休把管理权拿过来。至于祛斑霜嘛,停产吧。非此届之物,能这么久没引起麻烦已经不错了。虽然化验结果没异常,但效果加成这么明显终究不妥。今天是郑伯伯的儿子们,明天就有可能再来个更厉害的势力,早该停了。”

    张磊正玩弄着于蝉的头发,闻言道:“你男人我是最强的,你不用怕任何势力和个人。”

    于蝉看着自己散落下来的长发,撅嘴哼了一声,“哼!自大狂!还不给我弄好,我刚梳好的头!”

    张磊嬉笑道:“我是不是最强,你还有疑问?要不试试?”

    张磊火辣辣露骨的眼神,让于蝉脸红,瞬间秒懂,美目流转,娇声斥道:“流、氓!”说着跑下楼。

    张磊在后面叹息,他的女孩太善良了,在他看来背主的留不得。

    于蝉找到郑伯伯面前,婉转的要他回家养老。

    郑丝源笑着打哈哈,“好侄女出国留洋回来,把你爸高兴坏了吧?你不知道啊,你爸经常在电话夸你……”

    废话一大堆,就是闭口不谈他退休让权的事。

    于蝉笑笑,既然你不识委婉,那就直接说:“郑伯伯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儿子们做了什么你清楚,该停手了,对了,听说他们的启动资金是从这边划过去的,要记得还钱!”

    郑丝愿微笑,阴声道:“乖侄女,你爸一直夸你聪明,怎么今天糊涂了呢?你郑伯伯现在也是这公司的半个老板,给我儿子一些零钱花,还是做的了主的。咱们不谈公事哈,我给你郑伯母打电话,一会儿去伯伯家吃饭。”

    于蝉觉得有些好笑,这是被自己家养大的狗咬了?“不了,约了同学中午聚聚,您忙。”一半的股权吗?这可怎么办?

    中午饭吃的心不在焉,几个同学望着于蝉,不知她这是摆的什么架子,既然叫她们来吃饭,为何还如此的冷谈?罗雯雯端起杯子,一定要于蝉喝了那杯红酒,“于蝉,你现在可是咱们院里混的最好的,瞧不起咱们踢毽子的姐妹了是不是?”

    于蝉愣了下,“雯雯怎么这样说?我只是为公司的事心烦,哪有什么瞧不起?”

    “看你,还生气了?你不信问问她们几个,刚刚我是不是问你三遍了?都没反应!不就是问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嘛?这有啥好保密的?喝了这杯,告诉咱们呗!”

    于蝉邹眉,不喜欢这种微微被人逼迫的感觉,不过她说的也对,的确没什么不能说的。“大概十月份吧,不冷不热的刚刚好。”

    “大概是什么意思啊?你还不知道自己几号结婚?真没诚意!”罗雯雯甩脸子,其他几个也看向于蝉,一副责怪于蝉瞧不起人的架势。

    说实话,除了罗雯雯其他来的几个真没什么印象了,看她们暗暗以罗雯雯e为主的样子,于蝉有些明白罗雯雯一定要自己请发小吃这顿饭的目的了。

    为难道:“不是保密,是真没订好具体日子,我爸妈说要看看老黄历,还要找个老神仙算算,要挑个黄道吉日。等订下来一定第一时间通知姐妹们。”

    罗雯雯听了暗松口气,觉得还有希望,盘算着要在老神仙上做文章。

    

http://www.ifitsz.com.com/15_15227/59690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fitsz.com.com
衍墨轩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fitsz.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